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来稿集萃
火灾
作者:周若兰  人气:  指导老师:杨雪兰 学校:宁德市第十中学  发布时间:2014年6月27日
字号:t|T

米隆老爹在这条没有名字的老巷子里几乎居住了大半辈子,他天天就倚在破旧的木门边,和街坊邻居天南地北地聊着,这些邻居和他一样和善,他们亲切地称这条巷子为“老朋友”。

“老朋友”在风平浪静中已度过了大半个世纪,平静得让这些深居简出的它的朋友们都忘了什么叫“惊心动魄”,也让不住在这里的人渐渐地忘记了这条不属于任何名字的老巷。

“这样的生活太平静啦,平静得让人都忘记了时间的脚步。”米隆老爹常常叼着烟斗,闷闷地想着。

然而这样的情形不会太久了。

冬日寒冷干燥的空气让出门买菜的老爹连连咳嗽,可他还是忍不住和街坊的每个人打招呼聊天,直到有人急匆匆地跑来:“老爹,你的房子着火啦!”

要不是那个人慌张的神情与满脸的汗水以及远处隐隐的火光,老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。在几乎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漫长日子之之后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这实在太过分了。不过老爹那时什么也想不起来,他丢掉手里提着的黄瓜胡萝卜,猛地往家的方向冲去。

火势很猛,但还只停留在一楼,老爹在门口声嘶力竭地喊着:“米哈!米哈!”

街坊们都急着往火中泼水,老爹愤怒地想冲开拦住他的邻居们。

“让我进去!米哈!米哈!”他吼叫着,和平时温和友善的形象判若两人。

“你进去有什么意义呢,老爹?消防员马上就要到了!”他们都在劝阻着。

楼上传来米哈微弱的哭声:“爷爷!爷爷!”

老爹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声音,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量让老爹冲开了众人的阻挡,跃身进了火海,街坊们在外又是叹气又是大呼小叫。一盆盆的水泼进去,似乎只有一点点用,火势乘风变大了。

老爹在墙边匍匐前进,脑海里一片混乱,但米哈的声音仿佛一点光亮,他不顾一切地向着这光亮前行,火不能阻挡他对孙子的爱。

当满脸狼狈的老爹奇迹般地来到二楼时,人群中的声音更响更杂乱了,可老爹什么也没注意。他寻觅着米哈的声音。他猛地拉开一扇门,看到蜷缩在角落大声哭泣的米哈,他一见到老爹,便大哭着扑向他:“我不是故意的!我也不知道那块木头还会烧着!所以我才把它放到柴火堆里!我都已经把它吹灭了!”

“没关系!”老爹说着,注意到火已经开始舔噬着通往二楼的木梯了,他抓起床上的棉被,抱起米哈,来到阳台上,把棉被泡进阳台上长满青苔的水缸里,裹在米哈身上,并四处搜寻退路。

“老爹!老爹!”这次他终于听到了人们的呼喊,他走到阳台的边缘,几名消防员已在下面把厚棉被张开,一人抓住一角,像一张网。

“老爹!跳下来!”有的人喊;有的人则还在愤怒地问:“因为巷子太小,消防车开不进来,嗯?”

老爹转眼望向哭泣的米哈,又望向那张棉被,然后,他把米哈揽在怀里,消防员看出了他的想法,忙喊:“这样太危险了!一次只能一个人!”

可老爹没听。事实上,听了他也不会改变想法的,此时老爹的眼里只有米哈。

“哟!”人群中一片响声,老爹的背准确地落在棉被上,而棉被连地板都没碰到,米哈在老爹的怀里又一次大哭起来。人们感动地鼓起了掌,有的人热泪盈眶。


老爹出院时,冬天已经过去,焦黑的房梁根部竟冒出了一丝绿意。老爹淡然地看着这承载着记忆与宁静时光的废墟,米哈的眼里悄悄地盈满了泪水。

老爹找了块黑乎乎的石头坐下,点起了烟斗,一缕缕灰白色的烟飘飘忽忽地飞向远方,仿佛那上面记录的也是时光。

票)
推荐文章
地址:福州市鼓楼区五四路263号省老干部局大院15号楼三层 闽ICP备09034262号
Copyright © 2014-2019 fjxj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加小记者为微信好友